1. <acronym id="xigdi"><form id="xigdi"></form></acronym>
        <code id="xigdi"></code>

        <var id="xigdi"></var>

        <code id="xigdi"><ol id="xigdi"></ol></code><acronym id="xigdi"></acronym>

        無憂雅思網_雅思預測_雅思機經_雅思考試_雅思資料下載_雅思名師_2018年雅思考試時間

        為讀博我辭掉年薪20萬工作,如今努力也找不到了

          來源:澎湃新聞網

          我是一名即將畢業的法學女博士。

          本科畢業時我就在一個一線城市的壟斷國企工作,第一年的年薪10萬左右,到我辭職時已經快20萬了。工作很輕松,但絲毫沒有挑戰,年輕的我當時覺得呆在那種地方簡直是浪費自己的青春。

          那時正好遇到現在的老公,他在北京讀博,就追隨他來到北京,考上了一流的法學院讀研讀博。且不去提這些年的日子過得怎么樣吧,學生的生活確實是物質貧乏的,倘若還如本科生一樣青春無敵,每天好多節目也罷了,窮開心也蠻不錯。

          讀博士以后發現周圍都是心事重重的女博士,記得前些年北京老有報導說女博士自殺,我突然能夠理解了。讀了若干年之后,現在即將畢業了,論文的壓力已經不算小,但是尚且比不上找工作帶來的壓力。

          兜來轉去,我發現我如今的最佳選擇竟然還是當初放棄的那類工作,但現在我投了幾百份簡歷才發現,我再也進不去那種單位了。

          很多用人單位明目張膽地寫著:30歲以下,甚至27歲以下,男生優先。

          忽然感覺自己像站在一片荒野上,四處張望都看不到方向。如果說5年前的自己還有理想,現在于我來說卻只是需要一份對得住自己的工作。也許到最后結果是好的,但是我感覺這個過程已經讓我精疲力盡,自信全無了。我總是這樣,買基金趕4000點,到現在賠了1/2;讀書趕上學位貶值,博士快畢業了才發現我寧愿當初自己沒有考上。

          如果學歷可以兌換的話,我寧愿用學歷換青春和工作經驗,再考一個在職博士。我也不明白這些年怎么過的,總之好像怎么樣都是浪費。

          每個人都要對自己的選擇負責,其實道理我都明白。

          一

          其實,我讀了博士以后其實開始學會不抱怨了,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老說這些改變不了的現實挺沒意思的。

          可是我發現我自己是一個不太容易控制自己情緒的人,所以有的時候我不明白大家那么大壓力為什么還能泰然處之,我卻常常只能郁悶地睡去,然后郁悶地在半夜醒來,想想這些年的時間到底去了哪里。為什么現在我處于這么尷尬的一個位置?

          如果說讀書是一種投資,為什么我投資了負資產;而且最可怕的是,我發現我已經沒有了斗志,對工作也失去了憧憬,對所謂的學術更是。

          我很討厭大家說什么師太,雖然這些年讀博士把自己讀老了,而且幽默感也少了,我清醒地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但是無處改變,因為身處這個環境。當初的選擇雖然不完全是自己的決定,但是無論怎樣自己都應該為這些選擇負責。所以我只有硬著頭皮走下去。

          規劃一下我未來的職業,我并不想當老師,因為讀書這些年對學術界挺失望的,從前天真,老覺得學校和社會不同,后來才發現壞風氣學校尤甚。我分析自己的個性,很想去做律師,但是很少博士畢業出來做律師,而且好像只有走投無路了才會去做律師,因為如果真的想做,一早就應該做,而不應該等到博士畢業。律師不需要這樣的理論背景,更強調工作經驗和實踐能力,而且老公也不是很支持。我也不想去國企了,而外企顯然是不會要一個博士作為初進人員。考國家公務員,分數很高,心氣更高,報了熱門國家發改委,差兩分沒有進入面試。如果當初報最高法院什么的就好了,悔不過當初。然后就沒有然后了,我一直在消極地找工作,很少申請單位,因此也沒有什么面試經歷。打算等論文抽完之后再說。

          記得我碩士畢業的時候曾經把自己簡歷放在某個求職網站上,很多單位打電話,居然還有一個獵頭找我;博士畢業的時候我又放了,3個月沒有一點反饋,我簡直不敢置信,開始我還以為是我自己設置錯誤,老上去檢查簡歷是不是開放了,后來才醒悟過來原來在這個人肉市場我已經大幅度貶值了,哭都來不及。

          我很討厭說老公養我的話,因為我不需要也不想,當初讀博士他越俎代庖做決定非要我讀,結果現在找工作他很討厭聽到我抱怨,說了兩句就說不行就家呆著,我養你。可我需要一份工作,一個自己的生活圈子,不至于天天呆在家里或是宿舍。法律博士很少課,而且可以逃,如果愿意的話可以整周整周呆宿舍不和人打交道,那種和社會隔離的感覺我已經經歷了很多年,我想如果再過幾年這種日子不變態也該變態了。所以我絕不愿意做一個無所事事的家庭主婦。

          二

          我最大的缺點是懶,不過但凡我做起事情來效率還是挺高的。所以我看書和寫論文的時間都比人家少。但是沒有地方可去,因為碩士的同學都上班,博士的同學都很用功,我常常寂寞的在網上游逛,看美劇,上淘寶買點小東西,然后看帖子,不過不發帖。想念從前和閨蜜一起買一包糖炒栗子逛街的往日時光,走走看看,聊聊八卦,真是快活。現在學會了閑談莫論人非,學會了掩飾自己的情緒,生活開始死水微瀾。北京這個城市我呆了快5年,還覺得有點格格不入,有時候我懷疑這輩子我是不是都會對它有這種隔離感。

          在找工作這個問題上,有時候還真不是我不愿意“屈就”,只是人家還不愿意“高攀”呢,簡直就是女博士在婚戀市場的寫照。

          對于國家公務員里的好單位,我還是會盡全力去考吧,因為確實是一個全新的層次,雖然收入和待遇未必有多好。據我所知,國家公務員在面試階段還是有不少貓膩的,除非正好你的競爭對手和你一樣都沒有背景。我的經驗是如果年輕的時候有理想還是要試一試,不給自己遺憾的機會。這個社會從本科以上,賺錢能力和學歷確實沒有多大關系,這也算是一種進步吧。我們是進步的犧牲者,我聽我的老師說過他們當年讀完博士,單位來請,給住房,解決配偶進京指標,于現在來說,簡直是天方夜譚啊。

          其次,現在的高校已經不像從前了,課時、課題、發表論文、還有各種事情,壓力比以前大了很多啊,一點不見輕松,也就近5年的事情。如果想好好干就更不容易了,水平要有,關系要好,里頭外頭都要吃得開,一點不比社會少好混。而且北京高校很難進,博士太多,教席太少。

          不過我比其他同學更好的一點是我不用擔心生存問題,因為老公是北京人,我們沒有房子的壓力。

          我雖然現在很少去面試,但是博士期間找兼職曾經去過幾家律所面試。過程差點沒把我氣死,我在簡歷上注明了我是在讀博士,去了以后一個女律師面試的我,兩個男律師陪著;那個女律師全程板著臉,先從家庭情況開始問,當她問到我是不是買了房子我已經很不高興了,我說,我想這和工作無關吧。她又說,啊,你們這些讀書的博士,開始都說的好好的,到時候又干不下去了,以前我們這里也來了一個清華的男生,干得真不錯,后來說是有課題,結果撂了擔子就走了。我是在讀生的這種情況在簡歷上就注明了,又沒有絲毫地隱瞞,你既然不愿意在讀博士來干嘛叫人面試啊,簡直有病。

          還有一次是我去另外一家律所面試,那個所謂的主任和我說,除非你們家里死人了或者你自己病得起不了床(絕對原話)否則不要和我請假,什么妹妹結婚,媽媽來北京了不是借口。我們這里要求加班就是加班,我說了加班必須加班,你的時間我付錢了,就我說了算。一個月3000。我說你這么苛刻的條件也不是說找不到人干,但肯定不是一個月3000,也肯定不是有過幾年工作經驗的博士給你干。那個所謂主任說:我們看情況年底說不定會有獎勵,但是不能問,以前有一個從法院出來的就老愛問,后來我把他開了。那我說我不接受這樣的條件。那個人就開始嘮嘮叨叨說他年輕時候怎么苦,現在發達了怎么節儉。然后說年輕人不能只看眼前之類的。我是學法律的,如果我相信這樣的口頭承諾那就是太天真了。于是我就走了,留他好像很遺憾地在那里。我想我的時間不僅僅只是值那個錢。

          三

          當初我結婚,感覺公公婆婆對我太好,他們很虛榮,自己兒子是博士,所以希望兒媳婦也是,跟我說得很好,說是讀書怎么都是好事,我也就腦子一熱考了。后來發現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實際上公公婆婆說得再什么好也是面子上,真正需要他們的時候完全沒法和父母比。我也被他們傷得很深,對人都失去了信心。他們是北京人,平時噓寒問暖的,到了懷孕以后,他們就想讓我回娘家,而且說是:怕我媽媽擔心之類的,我是在娘家生產和坐完月子的。我回想這些年自己真是太天真太傻,也因此老替自己不值。

          剛開始讀博士的時候公公婆婆很高興,到處吹噓,后來發現我們生活壓力大,因為很多年我沒有工作了,我婆婆臉色就沒那么好了,就說什么當初讓你考沒想到你能考上之類的;還有同事小孩清華博士做兼職賺很多,雖然語氣不很壞,不過聽了也很傷心。

          公公婆婆現在根本問都不問我工作的事情,而且當時我懷孕他們也沒有過來看過我一次,偶爾去他們家吃飯做飯也沒有特地怎么樣。真的傷透了心,所以現在覺得全世界都對不起我。如果不是為了我老公,我不會辭職來北京;如果不是為了他們家,我不會考博士;當初我其實說的很清楚,我不喜歡搞學術,考博士一點意義都沒有,可是由于他們一直算半文盲,總覺得家里多個博士那簡直是光宗耀祖的事情。結果發現實際上自己的決定不管出于什么理由,都是要自己去承擔后果的。

          四

          我現在學會將期望值降低,才越不容易失望,無論對人對事,可是我發現人連期望都沒有了就更可憐。我現在就處于這個可憐郁悶的階段。

          碩士畢業的時候我宿舍的一個傻乎乎的女孩去律所面試,到晚上9點那個面試的律師打電話要她去酒吧之類的地方陪他。傻女孩因為比較信任我,還打電話問我說應不應該過去,給我臭罵了一頓。我說你還算名牌大學的碩士呢,做助理一個月3000多還想你賣藝又賣身啊。

          其實我很喜歡有創意的工作,以前讀本科喜歡在圖書館看廣告和攝影方面的雜志,覺得有些創意真的好棒啊。我坐不住而且很討厭寂寞,所以讀博士真的很為難我了。

          當年本科畢業真是錢賺的容易,工作環境超舒服,每年旅游2次,出差都是5星級,所以現在落差尤其大。而且覺得這些年受的苦都白受了,考試很痛苦,寫論文也很痛苦。當年我本科畢業出來,單位有一個大約有幾年工作經驗的博士生直接當了部門經理,配幾十萬的車,一年收入40多萬,位高權重。我簡直覺得不可企及。我們那里也是本科生基本沒機會。也正是因為那樣,我一直想讀碩士讀博士,但是當我讀了之后已經開始打破了學歷的神話了。第一因為人太多太多,第二因為理性了。所以我說我不趕趟。事實上就是門檻是要進的,只是讀的多就沒必要,再讓我重新抉擇肯定就是碩士出來工作,有機會讀個在職博士。而不是像現在這樣。

          找工作的難易程度排序是男碩最容易,接著女碩、男博,最后才是女博士。所以我想等前頭這些人都找到工作了,輪也該輪到我了吧。

          以前覺得學術至少清高。等自己給逼到花錢發文章的時候就覺得啥也不是,很是墮落。在學校呆一年發多少文章,做多少課題,簡直是和數鴨子一樣,哪有什么學術自由可言,除非你打算做一輩子講師,可是你要真愿意做一輩子講師,學校也不愿意。

          考博都是很痛苦的,當年我也是閉關,在北京冬天踏著冰雪去教室自習,寒氣從腳底上來,我這個南方人冷得打顫,很是自顧自憐。

          我考博的時候看的書大本的加起來有一米了,堆得高高的,每天只有一點點吃飯和休息的時間放松,到了3月份,春天來了,暖了,我下樓來吃飯,看見籃球場上大家在玩耍,天氣真好,毫無防備地我就流了眼淚,覺得這種天天啃書的日子真不是正常人的日子。因為付出了那么多,所以有期望。

          我以前很多朋友都在自己的圈子有所建樹了,國有單位混個中層,做律師的時薪2000元、輕松年收入百萬,他們笑我傻,辭掉幾十萬年薪的工作去讀博士,再回頭看到現在的博士同學那種清貧、孤歡寡欲的生活,到30多歲了還在為一份工作而戰戰兢兢。
        色久久桃花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