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xigdi"><form id="xigdi"></form></acronym>
        <code id="xigdi"></code>

        <var id="xigdi"></var>

        <code id="xigdi"><ol id="xigdi"></ol></code><acronym id="xigdi"></acronym>

        無憂雅思網_雅思預測_雅思機經_雅思考試_雅思資料下載_雅思名師_2018年雅思考試時間

        清華女碩士海外游學噩夢 2.5萬換來流落街頭


          來源:中國青年報

          江小燕沒想到自己的意大利暑期游學會是這樣的結局。

          據中國青年報8月22日報道,7月26日晚間,清華大學美術學院2015級研究生江小燕因為一些瑣事被游學機構的負責老師請出了“宿舍”,不僅被老師踢出了微信群,還被拉進了朋友圈的黑名單,最終,她流落在了意大利佛羅倫薩街頭。

          截至記者發稿,江小燕表示,還沒有任何一名老師或者機構工作人員與她聯系。

          該項目主辦方一名寧姓負責人回應稱,老師在從其他同學處得知江小燕已回國后,就未再與她聯系,“負責老師認為她回國意味著退出了項目學習”。

         “噩夢”始于住宿矛盾

          根據江小燕與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佛羅倫薩海外學習中心、同濟大學佛羅倫薩校區簽訂的《2017小學期(四周)教學服務合同》,從7月10日至8月3日,她將在佛羅倫薩進行為期4周的游學。學習費用共計1.8萬元,住宿費用7000元,往返交通、簽證、在意期間飲食等費用全都由學生自理。按照合同約定,對符合小學期結業條件的學生,海外合作院校將給出相應的學習證明。

          在報名過程中,對方讓江小燕把2.5萬元款項打入了上海費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的賬戶里。記者通過國家企業信用公示系統查詢發現,這家公司并不具備旅游、游學的資質,其經營范圍為文化藝術交流策劃咨詢、商務咨詢等。

          記者在此次游學活動課程表上看到,學生們的游學地點并不固定。他們要自費參加威尼斯雙年展,然后在威尼斯建筑學院、佛羅倫薩大學、柏麗慕達時尚學院學習。

          據江小燕描述,她在佛羅倫薩的住處是一棟一梯兩戶的居民樓,10個學生住一間公寓,共用兩間衛生間和1間廚房。

          7月16日,沖突爆發。早晨5點多,同樓來自西北大學的女生張金珊因為瑣事與江小燕發生爭執。爭執中,兩人弄斷了一根塑料掃把。后來帶隊老師呂某說,她倆還把桌子玻璃板的一個角弄壞了,需要賠償200多歐元。

          帶隊老師后來讓兩個女孩住到另外兩名女老師處。但這兩名女孩卻與兩名老師發生了矛盾。在女老師的住所,她倆不能開空調,也不能使用廚房,還有合住老師在微信群里說她倆“手腳不干凈”。

          在7月24日的一段錄音中,江小燕問合住老師:“有老師說你們反映我們拿了您的東西,您檢查一下,我給您一個交代。”對方回應:“沒有說你們拿東西的事兒,就是空調的事兒。”

          錄音中,合住老師提到了“女孩未經同意擅自使用老師的鍋”等問題。活動主辦方向記者提供的書面資料顯示,兩名老師還曾反映過學生因洗澡造成公寓其他房間進水,地板被泡,學生擅自使用別人枕頭吸水等問題。

          7月26日,雙方爭執到了白熱化階段。江小燕開始搜集這家游學主辦方各種“不合規”的地方。比如,按照意大利的房屋出租規定,一棟房屋要保證前4名住戶每人14平方米的生活空間,之后每個人至少10平米的生活空間。而實際上,10個學生同住的一間房屋并沒有達到要求,“10個人一套房子,房子被分隔成若干的小間”。

          同時,江小燕把出租屋違規、自己與張金珊被老師誣蔑等問題上傳到了36人的游學微信群。

          7月26日,江小燕和張金珊被老師踢出微信群,并被拉入黑名單。事后,主辦方向記者回應稱,被踢出群是因為“她一直在群里播放自己剪輯、斷章取義的音頻錄音,影響正常教學秩序”。

          海外游學市場呈現魚龍混雜局面

          那么,此次游學的主辦機構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佛羅倫薩海外學習中心、同濟大學佛羅倫薩校區是不是正規機構呢?

          據悉,江小燕是在清華大學校友推薦下找到這間留學機構的。它位于同濟大學彰武路校區門口的同濟大廈辦公樓里,合同甲方為“CEAIE-AAP項目管理辦公室”(CEAIE為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AAP為高校藝術學科師生海外學習計劃——記者注)。

         項目執行方、AAP項目辦公室日前作出官方回應稱,江小燕多次無故缺課,并拒絕履行損壞公寓物品賠償責任,“在公寓業主計劃采取再次報警和其他法律途徑維護自身正當權益時,該同學不辭而別,偷偷回國。”AAP項目辦公室介紹,江小燕同學離開后,項目辦代為承擔了相應經濟賠償責任。

          同濟大學方面回應稱,學校并未參與主辦AAP項目,而是約定AAP項目辦公室可利用該校佛羅倫薩校區獨自開展一些師生項目,同濟大學今年暑期確實有一批師生赴意交流,但由學校自己組織,并未通過其他中介或者AAP項目出國,“同濟大廈僅是一座辦公樓,面向社會出租辦公場所”。

          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的官網顯示,其旗下無論是學生交流、教師交流還是其他交流項目中均沒有AAP項目。但AAP項目辦公室介紹稱,該項目隸屬于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秘書處的綜合與研發部,2013年由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正式啟動,包括“藝術學科大學生暑期學院項目”“師資訪學進修資助項目”和“CEAIE-AAP海外學習中心海外學期項目”,這些都是正規項目。

          而至于“正規項目”為何要讓學生打款到上海費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辦公室表示,這是在2015年教育部、財政部出臺了對教育部直屬高校以及中央直屬事業單位財務管理的最新要求后,經中國教育國際交流協會確認,費用可由AAP項目辦委托上海費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負責統一收繳并支付境外費用,“該公司僅為CEAIE-AAP項目管理辦公室的合作方,并非AAP項目的組織方,無需具備旅游、游學等資質。”AAP項目辦公室回應稱,“上海費恩文化傳播有限公司不直接組織學生出國,帶學生出國的都是AAP項目辦公室老師。”

          在游學資質方面,AAP項目辦公室表示:“本活動屬于教育行業自行組織的學生暑期交流項目,是學習交流項目,不屬于旅游性質活動,組織方不需要具備旅行社經營資質。”

          中青旅遨游網游學事業部總監金笑怡告訴記者,近年來,暑期海外游學市場火爆,中介機構、旅游公司、學校都介入其中,游學市場呈現魚龍混雜的局面,“很多教育培訓機構,本身都不具備資質,有的甚至連工商登記都沒有”。

          金笑怡建議,從保障自己安全和事后維權的角度考慮,學生決定出國游學前,至少要讓相關機構提供住宿地址和宿舍圖片以做參考。

          (文中江小燕、張金珊均為化名,記者王燁捷)
        色久久桃花综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