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acronym id="xigdi"><form id="xigdi"></form></acronym>
        <code id="xigdi"></code>

        <var id="xigdi"></var>

        <code id="xigdi"><ol id="xigdi"></ol></code><acronym id="xigdi"></acronym>

        無憂雅思網_雅思預測_雅思機經_雅思考試_雅思資料下載_雅思名師_2018年雅思考試時間

        "海歸"求職記 喝過"洋墨水"不再是加分項


        2月3日起,2018年全國碩士研究生統一招生考試(簡稱考研)成績將陸續公布,標志著高校畢業生就業新一波春招高峰到來。根據人社部和教育部的統計,2018年我國大學生畢業生將達820萬人,創歷史新高,如果把海歸畢業生和往年未就業高校畢業生都統計在內,總數將超過千萬人之多。

        回國后的第116天,陳霄(化名)在朋友圈里發了一個“攤手”的表情,表情之前是他回國的天數。

        這位畢業于英國倫敦大學學院的海歸碩士,一直在默默計算著自己回國后的時間,“我定下的目標是回國40天內找到一個滿意的工作,但現在快到第三個40天了。”

        不停地投簡歷、筆試、面試、被拒或拒絕不滿意的工作,成為了陳霄回國后的常態。和國內的同學朋友聚完一輪后,他開始變得越來越“宅”。

        “一開始是想獲得一些業內信息,但大家討論的都是工作、薪水,插不上話。”這位在國內從大二就開始準備雅思,計劃出國的人,現在對自己當初堅定的選擇,開始了質疑。

        而和陳霄一樣,回國加入就業競爭大軍的海歸人數正在逐年攀升。據2017年留學人員回國服務工作部際聯席會議公布的數據,截至2016年底,我國留學回國人員總數達265.11萬人,僅2016年就有43.25萬留學生畢業回國,比例由2012年72.38%增長到2016年82.23%。

        每年春節前后,都是春季招聘的旺季,記者走近了數位回國求職的海歸,留洋經歷對于他們求職起到怎么樣的作用?記者發現,他們有的和國內的大學畢業生一樣廣投簡歷,奔波于各大招聘會;有的選擇先靜下來想清楚再就業,但是相同的感受是“越來越大的就業壓力”。

        “求職戰”變成“持久戰”

        陳霄的這場“求職戰”,遠遠超出了他的判斷。

        “原本是想速戰速決,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彌補晚就業的這一年,但沒想到找工作就用了那么長時間。”陳霄,曾經是當年在大學同一個學院的留英學生中申請學校最好的學生,但現在眼看著同年級的同學已經就業一年,開始籌劃買房、結婚、理財、跳槽,自己卻除了一張碩士文憑,還沒有任何新的變化,“回國后的生活,和想象中的很不一樣。”他說。

        隨著求職壓力的逐步攀升,陳霄從最初的樂觀,繼而憤憤不平,再到開始變得木然,求職要求也一再降低,讓他沮喪的是,他曾嘗試投了本科同班同學所就職的一個傳統媒體,卻被拒之門外。

        “我們本科是一個專業的,我比他多留學了一年,但沒想到居然被刷了。”這讓陳霄開始懷疑,自己留學的一年,是不是錯失了就業的最佳良機。

        談及自己的求職困境, “可能要求太高了”,陳霄表示,“會忍不住比較,既會和本科同學比比看,也會打聽一下一起畢業的碩士同學的近況。”

        他坦言,自己也拿到了幾個在父母看來不錯的工作offer,但因為 “不甘心”,讓他選擇了將這場“求職戰”變成“持久戰”。

        同在英國讀研的小姚,在接受采訪時,已回國三個多月,但她依然有幾個公司“沒面完”。

        “這是一場持久戰,和國內研究生一樣,我的求職戰略就是‘廣泛撒網、重點捕撈’。”在投了兩三百個網申、趕了七八場高校招聘會、面試了十多家公司后,小姚已經拿到了兩份offer,但她還沒有放棄尋找“更好的獵物”。

        “網申往往是幾萬人中挑幾百個,所以我就海投,合適的都試試。然后我去各個學校跑招聘會,多跑跑,不能怕累,總會有收獲。”

        小姚告訴記者,自己在回國找工作的時候,已經做好了心理準備,“每年那么多人出去,國內人才也多,競爭也大,就是找不到工作也很正常。果真在剛剛開始的一個月,一個offer也沒有。”

        如今三個多月過去了,小姚也逐漸積累出了找工作經驗,“就是要學會推銷自己。”但她表示,在同等條件下,有時用人單位反而更傾向于國內學生,“他們擔心留學生因為留學成本比較高,對工資有更高的要求。”

        “但其實我對薪資的要求也和國內研究生差不多,剛開始進公司更多是想累積經驗。”小姚攻讀的是金融相關專業,選擇的公司大多是銀行、證券等,目前大概是年薪10萬左右。

        雖然目前還在找工作階段,但小姚一直保持著比較樂觀的狀態,“我覺得工作是都能找到的,只要你一心找工作,定下來以后多跑跑、不怕累、多嘗試總是沒問題的。”下周小姚還有幾個面試,她希望再多看看。

        工作并非只有“求職”

        從美國留學歸來后,徐曦晨一直在糾結未來的發展。

        “讀博、創業、工作,這三個想法在我腦子里打架。讀博要考慮的是時間和費用;而創業則是一切靠自己從零開始,很難;到公司工作的話,至少有前輩的指導。”

        2013年從中國音樂學院藝術管理專業本科畢業后,徐曦晨毫不猶豫地選擇了繼續出國深造。隨后,她以優異的成績考取了美國最大的藝術學院——薩凡納藝術與設計學院,攻讀藝術管理碩士。

        “讀書期間,我擔任過國內外一些知名藝術團、藝術家的接待工作,也有機會去到了不同類型的藝術博物館。”在她看來,這些年的求學經歷收獲不小,而她也在為自己以后的職業發展,不斷做著新的嘗試。 徐曦晨從小學習二胡,也喜愛中國傳統藝術。碩士畢業前夕,她通過基金會和贊助商等渠道自籌了2000美元,在華盛頓特區著名博物館Katzen Arts Center獨立策劃、組織了當地首個京劇展,《華盛頓郵報》和《中國日報》還對她進行了報道。 “華盛頓是美國著名的文化之都,那里有豐厚的藝術文化底蘊。”徐曦晨告訴記者,這是她選擇華盛頓辦展的原因之一,“雖然京劇并不是當地大眾所熟知的藝術形式,但當大家在欣賞到京劇相關的畫作、服飾與影像時,不管大人還是小孩,都被我們中國的傳統文化所震撼。” 展覽的成功舉辦,也讓徐曦晨在碩士畢業后有幸被華盛頓表演藝術協會聘用,并受邀同華盛頓特區國會各區議員合作,籌備組織當地市政廳舉行的“政治與藝術”項目。 不過,一年后,她跟很多留美大學生一樣,不得不面臨工作簽證難續的問題。 結合自己學習與在美工作經驗,徐曦晨當時回國后第一次有了創業的打算。“從北京到大洋彼岸的美國,截然不同的文化與生活體驗給我帶來了很多藝術啟發。我希望以藝術管理者的身份,支持與幫助年輕藝術家,為他們打造一個交流、推廣的平臺。” 于是,2017年初,她決定到日本游學,希望學習更多不同的文化藝術,如今剛從東京的一所語言學校畢業。

        今年26歲的她,與其他應屆生不同,雖然現在距離她碩士畢業已兩年,但對于她來說,今年才算真正面臨“擇業”問題。

        在她看來,工作未必只有“求職”一種方式,雖然目前處于“擇業”的糾結中,但至少自己的方向是明確的——希望用自己的專業,更好地為藝術“服務”。

        對于徐曦晨的選擇,職業蛙創始人兼董事長盧明霞也很贊同,她向記者介紹道,隨著海歸人數的不斷增加,近年回國發展的海歸比例也在不斷上升。“2015年我們了解到回國的海歸接近41萬(不包含公派留學),到了2016年,回國的人數就有43.25萬,比例從78%上升到了80%。”

        她表示,一邊是國外越來越緊縮的移民政策,成為了海歸回國的一個推力,一邊是國內發展形勢越來越好,相比國外有更多的就業機會,對留學生們也是一個拉力。

        但她表示,隨著回國留學生人數的增加,海歸的就業形勢也在發生著變化。

        “首先是留學生就業的行業選擇更加的多元化。”盧明霞介紹稱,在過去幾年,留學生回國就業時集中在券商、投行等行業,競爭非常激烈,但隨著互聯網行業的發展,一些新興的互聯網行業也成為了留學生們青睞的對象,就業選擇更加多元化。

        此外,回國后找準合適的方向進行創業,也是目前海歸們的發展路徑之一。

        先休息,再找工作

        在求職大軍中,小程就顯得比較淡定,從英國回來以后,既沒有急急忙忙去趕著秋招,也沒有來來回回趕著實習,“我想先休息一下,先想清楚。”

        小程研究生階段主修的是城市風光攝影,但對于去哪里工作,他還沒想好,“我不知道是繼續讀下去,還是去工作,而工作又去哪里工作?所以沒著急去找。”

        “我希望去那種業務和我自己專業對口的公司,比如為城市做宣傳片的那種,同時公司的發展前景和好的合作伙伴也是考慮的因素之一。”目前小程準備春節之后就去廣州、深圳那邊看看,“我的專業在廣州、深圳行業會比較好,離家還近。”

        “現在競爭激烈,就業壓力大,所以大部分人很著急,這很正常。但是秋招對于我這個專業并不是很重要,合適我的公司多是一些小公司,自己創業的那種,所以也不那么著急。”小程說,自己班上也有一些同學還在觀望中。

        但回國后,為了給就業做好準備,小程還是在上海找了實習,“實習崗位多是去做助理,用人單位看重的更多是你這個人而不是你的學歷。”所以在找實習的過程中,出國經歷其實并沒有給小程帶來很多加分。

        英國研究生的一年,小程的固定班課并不多,更多是自己去找事情做,然后每周和老師見面,去討論做的東西。“沒有那么多學習的東西,老師更多的是教我怎么去思考。當然每個專業可能是不一樣的。”

        和小程抱著同樣想法的人也不在少數,據職業蛙職業咨詢老師Anna介紹,不少留學生家境優渥,回國后遇到求職壓力會選擇“等一等”或干脆“GAP(間隔)一年旅游”。

        但她并不贊成這種做法,“如果是短暫的休息還可以,但如果是gap一整年,風險還是很大的。”Anna稱,校園招聘對畢業時間都有要求,“尤其是像國企,畢業時間會卡得很嚴格,錯過了就沒機會了。”

        她指出,如果畢業后錯過了應屆找工作的時間,那么在未來求職時,畢業時間上會形成一個劣勢,“其實更不利于就業。”

        “如果錯過了校園招聘,走社會招聘的話,那么劣勢就更大了。”Anna說,社會招聘的競爭對手一般都是有工作經驗的人,剛畢業的留學生在求職過程中的劣勢是很明顯的。

        她告訴記者,確實會有一些留學生回國后面臨著巨大的找工作壓力,但建議堅持住,“找工作即使失敗了99次,只要有一次成功就是成功了。”如果是本科留學生遇到求職困境,她則建議考慮繼續讀碩士,增加未來求職籌碼。

        實習成求職短板

        “我是久病成醫。”在回國屢次求職失敗后,陳霄調侃自己總結出了海歸求職的幾大問題。

        在以往和準備留學的師弟師妹們介紹經驗時,陳霄往往會側重于如何更好的準備文書、表現自己、申請學校,現在則變成了是否應該出國,以及出國后如何做能找到好工作。

        總結起自己的問題,陳霄覺得最主要的是“實習太少”,這也是他現在和師弟師妹們一直強調的重點。

        “本科的時候注重績點,后來大二又開始學習雅思,對于實習幾乎是沒有。”陳霄坦言,在求職時自己的實習經歷乏善可陳,僅有的一次實習,還以0作品匆匆結束,這也讓他在一些面試時,受到了尷尬的質問。

        而陳霄的問題,也是留學生們普遍存在的問題。

        Anna對此介紹稱,“國外對實習要求更嚴格,特別是對留學生,而留學生回國內實習又往往時間對不上,國內寒暑假開始招聘實習時,留學生都差不多開學了。所以在實習這一塊,是留學生非常難以解決的問題。”

        但國內的企業卻又格外看重實習經歷,Anna說,一般公司的HR在篩選簡歷時,看完學校和學歷背景,最關注的就是實習經歷,“實習的含金量、數量和質量,甚至是可以直接決定你到底能去到什么樣的公司和平臺。”

        因此,她建議,低年級的留學生,在大二或研一時,就應該籌劃在國內外同時找實習,“尤其是暑假,只要是和未來就業方向相關的,可以不考慮地點,有實習機會才是最重要的。”

        此外,如果本科階段在國內讀書,有留學讀研打算的,她建議在本科階段就開始有意識積累實習經歷。而對于即將要畢業的,則建議“先找實習再找工作”,或許實習后會獲得留任機會。

        除了實習,Anna指出,國外學生沒有特定的招聘會,也是難就業的原因之一。

        在此前的采訪中,小姚也表示過這方面的壓力,“對于回國就業的學生,學校不會像國內高校一樣組織招聘會,只能自己找,所以我只能去蹭高校的招聘會。”

        小姚說,為了獲取招聘會的信息,自己常常咨詢師弟師妹、上網搜索,但偶爾還是會錯失一些交流會。

        對此,Anna說,在她接觸的海歸學生中,不少學生因為對國內招聘形式和流程不太了解,而畢業時間又和國內不同,沒有提前做好準備,而錯失了最佳的就業機會。

        “國外畢業從10月份到次年1、2月份都會有,有的學生連怎么算自己的畢業時間、是不是應屆生身份都不太了解。也有的學生因為課業壓力比較緊張,沒有太多時間去準備求職的事情。”

        Anna建議,留學生們應該提前做好求職規劃,通過國內的一些渠道了解求職情況,到了求職時間提前準備。

        此外,她介紹稱,目前國內企業也開始重視海外招聘,“以前企業都是等著學生投簡歷,很多留學生因為畢業原因和國內有差別,往往錯過了招聘會,但現在企業是主動到海外開設專場招聘會,給了留學生們更多的機會。
        色久久桃花综合